大薛 关于悦纳自己的问题,以大薛同人为例

人与人的恋爱关系在某些情况下,同人文里尤甚,更像是一种互相救赎的关系。从开始有意识地留意同人作者构建的各种恋爱关系起,我才有点理解好看漂亮的矛盾冲突根源来自人设而不是天花乱坠的情节这件事。为什么有些同人文情节性即便不强仍然能制造矛盾冲突,那是因为人物本身,二者之间就存在着可渲染有观赏性的互动。影视剧人物往往官方就在作品里深度剖析固化了人物间的相处模式。RPS同人,如果有了想真正做到让大多数读者读起来觉得“合适”,“恰切”地形容了他们的关系的野心,其实写起来要难得多得多。

x这个人看得出想证明自己的欲望很强,很在意别人的反馈,以此来影响自己的一些决定和行为。z与他本质上并无不同。只是际遇+时间将其催化为另一种极端表现而已。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特质。只是作为艺人这样的公众人物,本身的自我取悦和取悦他人是他们性格与工作要求的重叠,所以更加地戏剧性,更加地影响到他们人生的其他部分。

这两个人相遇的时间点很奇特。或者说正是因为他们的相遇才带给他们人生这样的转折点。对x应该是更为明显一点。在这个转折点上,人的价值观恰恰是被最猛烈撞击和考验的时候。今年三月份的d事件出现以后我对z理解的最大颠覆是g的微博支持。那种字里行间的感觉很微妙可信,提醒你z做艺人一天,就仍然要背负着,且可预见地,将会长久背负着名利场带给他的脆弱困惑和反复思考。因为这是他成长的土壤,是他的社会。一如名利场外的社会的任何其他部分。因为是cp粉所以我当然地会去思考,假如是x,他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带给他宽慰和告解。陪伴当然是普适思路,可总觉得是浮于表面的。一旦从z的需求角度入手,站在他的立场上看x,会发现x是没法解决他的问题的。因为x本人遭遇的问题极其类似。他困在同样的阶段。除了共进退,没有那样一个突破口让他们把对方当成逃出这个阶段的契机。所以互相救赎这一套用在他们身上行不通....抛开上次的人物分析,三个月以后的现在,我的设想已经变成,一旦他们二人走入对方的个人精神领域,得到的要么是共鸣取暖慰藉释然,要么是进一步的钻牛角尖和进一步的灭亡。

所以他们只能走另一条路。陪伴中的自我悦纳。跳脱开柏拉图倾向的救赎,以罗曼蒂克的方式化解对方在自我怀疑中慢慢孵化出的动摇。因为事实确实是这样,当你首先百分之百地接受现在的自己,像z挂在嘴边的“我就这样”,真正能做到这种类型的释然洒脱(我爱他可我从他的表现中仍然不能相信他悦纳了自己,事实上正是做不到而想做到的事,才会被唱唱挂在嘴边。x就更明显了。),才能去坦然接受和对抗既定目标和可选择路径的局限带给你的压力和焦虑。


评论(2)
热度(23)
  1. 叉子Zucker笔记 转载了此文字

© Zucker笔记 | Powered by LOFTER